延鶴_

产粮的都是父亲

APH/罗小黑/文豪野犬
吴邪吹
清北/福华/狗柯/德哈/福华过激


基三/崩三
许黑土我的爱

【忘羡】锦笺成双

◇ 速撸段子·一
◇ 小甜饼
◇ ooc 人物属于亲妈

  拂晓时分,四野寂静。
  蓝忘机照例早起,末了还不忘将被边儿掖好。动作轻柔,只怕惊了枕边人好梦。
  他转身踏出内室,余光却扫到案几上有封信。
  信封讲究,九瓣莲纹;封蜡的印却是一望可知的金星雪浪。信笺深赤,墨字儿笔锋透着肃正,筋骨秀挺——可不就是鼎鼎大名的含光君的字迹么?
  “含光君亲启:”
  “听闻一事,速来相告。”
  “夷陵老祖心悦你许久。”
  落款为空,蓝忘机略一思索,心下了然。嘴角微翘,将信笺仔细叠了贴身放好,转而踏出房门。
  时辰一到,魏无羡游魂儿似的翻身坐起。锦被滑落,裸露的上身散布着零星红痕,分外惹眼。魏无羡浑不在意,伸手一捞将里衣带入怀里,意外在卷成一团的衣物中看到一个信封。素雅的颜色,和蓝家校服……如出一辙。魏无羡慢慢拆开信,信纸叠的齐整,暗纹却明白地昭示这信纸来自江家。字迹狂娟,转折笔锋潇洒流畅。魏无羡一眼看去还真以为是自己的手笔。
  上面寥寥两行字,落款处一片空白。
  “夷陵老祖亲启:”
  “含光君亦甚悦你。”
  魏无羡眯眼瞧了半晌,连里衣也顾不得穿,抱着信笑得倒在床上。
  蓝忘机甫一进门,见的便是这一幅艳景。他面色不变,脱下袍子给魏无羡披在身上。魏无羡笑吟吟地看着蓝忘机,冲他勾勾食指。
  蓝忘机停顿片刻,最终还是拗不过魏无羡的眼神,两人距离愈发贴近。
  魏无羡看着目的达成,飞快的在蓝忘机唇角轻啄一下,一双乌黑眸子笑成月牙儿,蓝忘机却仍在其中看到自己——
  和万千繁星。
  “蓝二哥哥,我喜欢你,心悦你,每时每刻都想你——”尾音被人吞进腹中,气息也乱了。
  “我也是。”



注:第一封信羡羡模仿汪叽笔迹,第二封信汪叽模仿羡羡笔迹。这只是他们之间的小情趣。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