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鶴_

产粮的都是父亲

APH/罗小黑/文豪野犬
吴邪吹
清北/福华/狗柯/德哈/福华过激


基三/崩三
许黑土我的爱

【丐策】城管与地头蛇の相爱相杀

CP 丐策
私设青梅(划)竹马之交。
军爷真可爱^q^

  “哎,你这人也忒不讲理了吧?谁不知道城门口这片地界儿归丐帮管啊?你一个新来的就不知道问问去?好大的胆子——”
  “带走,关进牢里侯着。”林言面无表情,打断了小贩说到半截的话。可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区区一个贩子也敢如此趾高气昂,当真是不懂得何为王法。将这城区巡了个遍,林言正打算着回营喂马。他拐进一小巷,背后忽地一凉。一根碧色泛着幽光的竹杖如同吐信毒蛇一般袭来。林言反身一枪架住,却没想到来人只是虚晃一招,一个不察便被卸去力道,狠狠压在墙上。
  “这位军爷,好兴致啊?”
  让人恨到牙痒的声音,林言一听便知是谁。当下抬腿便踢。江祁向左一偏险险躲过,连忙把林言的腿制住。
  江祁笑得恶劣,凑到林言耳边调笑,“怎的这样不讲理?我一介平头百姓,军爷如此动手——怕是不合适吧?”说话间气息温热,全数打在林言耳畔颈侧,激得林言不觉一颤。
  “你也算是百姓——”林言气急,奈何受制于人,只得以目光做兵刃,狠狠剜了江祁一眼。“我倒不知这扬州城几时成了你丐帮的天下?”
  江祁挨了这不疼不痒的一剜,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心里躁动,愈加放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去摸酒葫芦,嘴上也没闲,撩拨得更加来劲。
  “这不是怕军爷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给累坏么。况且,您不是抓了几十号人?这场子可都让您给清理干净了。”江祁一番折腾,总算是如愿咽了几口酒。
  林言冷笑,“反倒是我的不是了?那我可要谢谢你一番美意,白费我许多周折——”话还未落地,甘香之味从舌尖窜来林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要说完的话也给抛到九重天外了。
  江祁失笑,轻咬林言下唇,趁人没反应过来把人嘴里搅了个天翻地覆。林言这才回神,心头模模糊糊掠过一丝熟悉之感,想咬下去却狠不下心,只得受着江祁在自个儿嘴巴里兴风作浪。舌尖勾缠着,舌根儿被吮得发麻。唇齿厮磨啃咬酥麻里裹着些微刺痛。不及吞咽的酒液溢出,在林言颈子上留下暧昧的水渍。
  看着林言将将喘不上气儿来,江祁才颇为不舍地放开他,转而撩拨起林言耳后。林言正如离水之鱼一样大口喘气,冷不防敏感处又遭袭击,一声变了调儿的低喘便从嘴边溢出来。
  江祁笑得揶揄。林言面皮子薄,早已恼羞成怒,正欲发作,突然听得耳边一声叹息。
  “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一转眼就把我忘个一干二净。”江祁眉眼含笑,轻吻林言嘴角。“阿言不是允了以后嫁给我做媳妇么,怎么拜进天策府便给忘了去?真是好叫哥哥伤心。”
  林言惊悸,猛地挣开江祁本就不甚坚实的桎梏。他仔细分辨着江祁,开口发问时连声音都沾着颤,“……江哥哥?”
  江祁后退一步,方便林言打量自己。
  “如假包换。”尾音都是笑着的。
  回忆一点点泛上来,眼前青年一举一动都与当年无二。不觉泛起的酸涩梗住嗓子,林言只得将头扭过,不叫江祁看出自己难以言明的委屈和怨意。
  离开这里,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大喊。林言转身就走,手腕却被江祁拽住。林言清楚地听到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多年的怨气似乎在这瞬间找到出路,咆哮着宣泄出来。林言再也忍不住,反身一拳砸出,预料外地听到一声闷哼。
  “你怎么不躲!”林言满眼惊惶,在江祁看来倒是和小时无二。
  “这是我欠你的,乖。”江祁叹气,上前将正发愣的林言拥在怀里,顺手揉把他的头发。
  “阿言,哥回来了。”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