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鶴_

产粮的都是父亲

APH/罗小黑/文豪野犬
吴邪吹
清北/福华/狗柯/德哈/福华过激


基三/崩三
许黑土我的爱

The English people is sweet.

The English people is sweet.

灵感来自河北中考英语听力材料(划重点)
cp米英
ooc注意

  阿尔弗雷德从英国回来的第一天就被债主抓去做了壮丁,尽管他对此提出抗议并且要求交涉,但是毫无疑义,这些请求都被驳回了。
  债主王耀:“欠钱不还还敢抗议?你再这样我就只能把你卖了抵债。”
  于是阿尔弗雷德果断选择卖身。
  其实也不是很难啊,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熟悉的设备,暗自松了一口气。王耀把他带进一个录音棚里,要求他说一段对于英国以及英国人的看法作为学校英语听力材料。
  这再简单不过了,阿尔弗雷德想着。他整理着脑中的思绪,回忆着在英国的1095天,嘴角缓缓升起一个弧度,一半是甜蜜,另一半是思念。
  “I'm Alfred,I am a student and I have studied music in London for three years.”
  三年前的今天,阿尔弗雷德走下空客飞机,正式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伦敦。
  “London is fantastic.I always have to take an umbrella with me when going out.”
  伦敦是个奇妙的地方,那里的天气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阴天,另一种是雨天。两者并无太大分别,但是英国人总是喜欢以天气作为一个话题的开头。阿尔弗雷德也长了记性,随身携带雨伞。真是血的教训啊,阿尔弗雷德感慨道。
  “I stayed in someone's home, the owner is kind.”
  阿尔弗雷德住在一位朋友家中,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哥哥。亚瑟是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金发碧眼,细腰长腿翘臀……不对,是讲话刻薄,厨艺糟糕。却偏偏优雅直至,每句话都带着贵族的气场。阿尔弗雷德微微有些出神,这样的一个人,会在下雨天给他送伞,每天早晨都会将吐司烤到冒着热气,每天傍晚为他打开房门,就连阿尔弗雷德本人都难以相信。
  “Their speaking ways are different with Americans'.For example,they say "film" for "movie".”
  亚瑟总是揪住阿尔弗雷德发音里的不同喋喋不休,但这并不使人讨厌。阿尔弗雷德的心里微微泛着甜,一点点沁入地心底。他有时候故意在亚瑟面前说着不正宗的英式英语,亚瑟就会如他所愿的那样跳起来,像个古板的先生那样一点点纠正他的发音。不过有时候惹急了亚瑟,阿尔弗雷德也免不了被亚瑟讽刺一通。不过我甘之若饴,阿尔弗雷德想着,心里有些抽痛。他平复一下心情,继续说道。
  “English people are sweet.”
  1095天,时间飞速流逝,如同白驹过隙般难以挽留,临行前的几天,阿尔弗雷德才恍然发现自己对亚瑟难以割舍的感情。一想到回国,阔别父母三年的阿尔弗雷德心里涌现的不是激动,而是抹不去的烦躁。亚瑟也有些恹恹的,切牛排时险些将手指也一并切了去。阿尔弗雷德明白,自己早已将一颗心彻彻底底的丢在了亚瑟身上。临走的前夜,他翻来覆去却难以入眠,阿尔弗雷德索性翻身坐起,靠在床头一遍遍想着关于亚瑟的一切,关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一切。那双祖母绿的眸子似乎有魔力一般,直直的扎进阿尔弗雷德的脑海深处。
  阿尔弗雷德临时改签了航班,在伦敦多停留了一天。他没有告诉亚瑟,而是谎称自己错过了航班。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却又隐隐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想多看亚瑟一会。
  最终他还是回国了。过安检前,阿尔弗雷德掰开亚瑟的手,塞了一个纸条进去。他深吸一口气,兀的吻上了亚瑟的唇。
  唇齿相接,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亚瑟满目的惊愕。他伸出舌,仔细描摹着亚瑟的唇形,衔住下唇一点点吮吸着。
  是甜的。
  亚瑟的牙关被轻轻顶开,阿尔弗雷德顺势长驱直入,疯狂的掠夺着每一丝津液。阿尔弗雷德宛如一个耐心的猎人,待着猎物露出破绽。亚瑟被吻得头脑发涨,只能被动地配合阿尔弗雷德胡作为非。舌尖被吮吸的发麻,靠着最后一口气,亚瑟猛的推开了阿尔弗雷德,如同出水的鱼般大口大口喘息着。
  机场里陆陆续续有人鼓掌,阿尔弗雷德看到亚瑟的脸越来越红,上前一把将他揽进怀里。他抱的很紧,像是想把亚瑟嵌进自己的骨子里。
  阿尔弗雷德松开手,拿起一旁的行李上了飞机。
  亚瑟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纸条,上边只有几个字。
  “等着我。”
  “Oh,by the way,my lover is an English .I love him.”
  说完最后一句,阿尔弗雷德摘下耳机。他不经意间扫过录音室外,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紧盯着窗外站着的人。
  那人金发碧眼,穿着与阿尔弗雷德无二的T恤衫,眉间眼角都是熟悉的欣喜,偏偏嘴角压着,却还是漏出一丝笑意。
  阿尔弗雷德看懂了亚瑟的口型。
  “I Love you ,too.”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