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鶴_

产粮的都是父亲

APH/罗小黑/文豪野犬。
魏婴/吴邪吹。
清北/福华/狗柯过激。


基三/崩三/楚留香。
许黑土我的爱。

德哈合志《命运/Destiny》印调!豪华车不来吗!

蹲了蹲了。

云墨冰:

大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土拨鼠Puppy:



大家好,又是我!这里是德哈跨年合志《命运/Destiny》主催之一的帕帕w 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本是 不同世界的德哈他们仍然在一起 的AU主题he本








这里要向大家介绍一下合志的参本成员,顺带做一下调印。以后这里大概是相关情况公布处




目前暂定是精装+纯设计封设,预计在年末出生。如果想要的小伙伴越多,可以添加的工艺就越棒哦!具体情况可能一宣公布!








然后这里是豪华车的成员








《命运/Destiny》








主催:璃墨萧 Puppy








文手:




横竖横(威化)




杂食动物




Alex




Mr.Meow




Grace




濑户友美




境列




基础德语3




江尽平野




莎乐美




闾丘洛亭




咩咩咩咩的阳




小甜豆








画手:




蛇胆川贝枇杷膏




小龙德拉科乱撞心房




阿亚




bungapatma




Arnniexie




云墨冰




(薛定谔的)Puppy








印调地址:




https://www.wenjuan.in/s/F7fu2e6/ 




手机党看评论!




感兴趣的投上一票吧!啵啵!






【忘羡】锦笺成双

◇ 速撸段子·一
◇ 小甜饼
◇ ooc 人物属于亲妈

  拂晓时分,四野寂静。
  蓝忘机照例早起,末了还不忘将被边儿掖好。动作轻柔,只怕惊了枕边人好梦。
  他转身踏出内室,余光却扫到案几上有封信。
  信封讲究,九瓣莲纹;封蜡的印却是一望可知的金星雪浪。信笺深赤,墨字儿笔锋透着肃正,筋骨秀挺——可不就是鼎鼎大名的含光君的字迹么?
  “含光君亲启:”
  “听闻一事,速来相告。”
  “夷陵老祖心悦你许久。”
  落款为空,蓝忘机略一思索,心下了然。嘴角微翘,将信笺仔细叠了贴身放好,转而踏出房门。
  时辰一到,魏无羡游魂儿似的翻身坐起。锦被滑落,裸露的上身散布着零星红痕,分外惹眼。魏无羡浑不在意,伸手一捞将里衣带入怀里,意外在卷成一团的衣物中看到一个信封。素雅的颜色,和蓝家校服……如出一辙。魏无羡慢慢拆开信,信纸叠的齐整,暗纹却明白地昭示这信纸来自江家。字迹狂娟,转折笔锋潇洒流畅。魏无羡一眼看去还真以为是自己的手笔。
  上面寥寥两行字,落款处一片空白。
  “夷陵老祖亲启:”
  “含光君亦甚悦你。”
  魏无羡眯眼瞧了半晌,连里衣也顾不得穿,抱着信笑得倒在床上。
  蓝忘机甫一进门,见的便是这一幅艳景。他面色不变,脱下袍子给魏无羡披在身上。魏无羡笑吟吟地看着蓝忘机,冲他勾勾食指。
  蓝忘机停顿片刻,最终还是拗不过魏无羡的眼神,两人距离愈发贴近。
  魏无羡看着目的达成,飞快的在蓝忘机唇角轻啄一下,一双乌黑眸子笑成月牙儿,蓝忘机却仍在其中看到自己——
  和万千繁星。
  “蓝二哥哥,我喜欢你,心悦你,每时每刻都想你——”尾音被人吞进腹中,气息也乱了。
  “我也是。”



注:第一封信羡羡模仿汪叽笔迹,第二封信汪叽模仿羡羡笔迹。这只是他们之间的小情趣。

【丐策】城管与地头蛇の相爱相杀

CP 丐策
私设青梅(划)竹马之交。
军爷真可爱^q^

  “哎,你这人也忒不讲理了吧?谁不知道城门口这片地界儿归丐帮管啊?你一个新来的就不知道问问去?好大的胆子——”
  “带走,关进牢里侯着。”林言面无表情,打断了小贩说到半截的话。可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区区一个贩子也敢如此趾高气昂,当真是不懂得何为王法。将这城区巡了个遍,林言正打算着回营喂马。他拐进一小巷,背后忽地一凉。一根碧色泛着幽光的竹杖如同吐信毒蛇一般袭来。林言反身一枪架住,却没想到来人只是虚晃一招,一个不察便被卸去力道,狠狠压在墙上。
  “这位军爷,好兴致啊?”
  让人恨到牙痒的声音,林言一听便知是谁。当下抬腿便踢。江祁向左一偏险险躲过,连忙把林言的腿制住。
  江祁笑得恶劣,凑到林言耳边调笑,“怎的这样不讲理?我一介平头百姓,军爷如此动手——怕是不合适吧?”说话间气息温热,全数打在林言耳畔颈侧,激得林言不觉一颤。
  “你也算是百姓——”林言气急,奈何受制于人,只得以目光做兵刃,狠狠剜了江祁一眼。“我倒不知这扬州城几时成了你丐帮的天下?”
  江祁挨了这不疼不痒的一剜,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心里躁动,愈加放肆起来。他腾出一只手去摸酒葫芦,嘴上也没闲,撩拨得更加来劲。
  “这不是怕军爷您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给累坏么。况且,您不是抓了几十号人?这场子可都让您给清理干净了。”江祁一番折腾,总算是如愿咽了几口酒。
  林言冷笑,“反倒是我的不是了?那我可要谢谢你一番美意,白费我许多周折——”话还未落地,甘香之味从舌尖窜来林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要说完的话也给抛到九重天外了。
  江祁失笑,轻咬林言下唇,趁人没反应过来把人嘴里搅了个天翻地覆。林言这才回神,心头模模糊糊掠过一丝熟悉之感,想咬下去却狠不下心,只得受着江祁在自个儿嘴巴里兴风作浪。舌尖勾缠着,舌根儿被吮得发麻。唇齿厮磨啃咬酥麻里裹着些微刺痛。不及吞咽的酒液溢出,在林言颈子上留下暧昧的水渍。
  看着林言将将喘不上气儿来,江祁才颇为不舍地放开他,转而撩拨起林言耳后。林言正如离水之鱼一样大口喘气,冷不防敏感处又遭袭击,一声变了调儿的低喘便从嘴边溢出来。
  江祁笑得揶揄。林言面皮子薄,早已恼羞成怒,正欲发作,突然听得耳边一声叹息。
  “真是养不熟的狼崽子……一转眼就把我忘个一干二净。”江祁眉眼含笑,轻吻林言嘴角。“阿言不是允了以后嫁给我做媳妇么,怎么拜进天策府便给忘了去?真是好叫哥哥伤心。”
  林言惊悸,猛地挣开江祁本就不甚坚实的桎梏。他仔细分辨着江祁,开口发问时连声音都沾着颤,“……江哥哥?”
  江祁后退一步,方便林言打量自己。
  “如假包换。”尾音都是笑着的。
  回忆一点点泛上来,眼前青年一举一动都与当年无二。不觉泛起的酸涩梗住嗓子,林言只得将头扭过,不叫江祁看出自己难以言明的委屈和怨意。
  离开这里,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大喊。林言转身就走,手腕却被江祁拽住。林言清楚地听到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裂的声音,多年的怨气似乎在这瞬间找到出路,咆哮着宣泄出来。林言再也忍不住,反身一拳砸出,预料外地听到一声闷哼。
  “你怎么不躲!”林言满眼惊惶,在江祁看来倒是和小时无二。
  “这是我欠你的,乖。”江祁叹气,上前将正发愣的林言拥在怀里,顺手揉把他的头发。
  “阿言,哥回来了。”

The English people is sweet.

The English people is sweet.

灵感来自河北中考英语听力材料(划重点)
cp米英
ooc注意

  阿尔弗雷德从英国回来的第一天就被债主抓去做了壮丁,尽管他对此提出抗议并且要求交涉,但是毫无疑义,这些请求都被驳回了。
  债主王耀:“欠钱不还还敢抗议?你再这样我就只能把你卖了抵债。”
  于是阿尔弗雷德果断选择卖身。
  其实也不是很难啊,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熟悉的设备,暗自松了一口气。王耀把他带进一个录音棚里,要求他说一段对于英国以及英国人的看法作为学校英语听力材料。
  这再简单不过了,阿尔弗雷德想着。他整理着脑中的思绪,回忆着在英国的1095天,嘴角缓缓升起一个弧度,一半是甜蜜,另一半是思念。
  “I'm Alfred,I am a student and I have studied music in London for three years.”
  三年前的今天,阿尔弗雷德走下空客飞机,正式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伦敦。
  “London is fantastic.I always have to take an umbrella with me when going out.”
  伦敦是个奇妙的地方,那里的天气无非两种情况,一种是阴天,另一种是雨天。两者并无太大分别,但是英国人总是喜欢以天气作为一个话题的开头。阿尔弗雷德也长了记性,随身携带雨伞。真是血的教训啊,阿尔弗雷德感慨道。
  “I stayed in someone's home, the owner is kind.”
  阿尔弗雷德住在一位朋友家中,说是朋友,倒不如说是哥哥。亚瑟是一个典型的英国绅士。金发碧眼,细腰长腿翘臀……不对,是讲话刻薄,厨艺糟糕。却偏偏优雅直至,每句话都带着贵族的气场。阿尔弗雷德微微有些出神,这样的一个人,会在下雨天给他送伞,每天早晨都会将吐司烤到冒着热气,每天傍晚为他打开房门,就连阿尔弗雷德本人都难以相信。
  “Their speaking ways are different with Americans'.For example,they say "film" for "movie".”
  亚瑟总是揪住阿尔弗雷德发音里的不同喋喋不休,但这并不使人讨厌。阿尔弗雷德的心里微微泛着甜,一点点沁入地心底。他有时候故意在亚瑟面前说着不正宗的英式英语,亚瑟就会如他所愿的那样跳起来,像个古板的先生那样一点点纠正他的发音。不过有时候惹急了亚瑟,阿尔弗雷德也免不了被亚瑟讽刺一通。不过我甘之若饴,阿尔弗雷德想着,心里有些抽痛。他平复一下心情,继续说道。
  “English people are sweet.”
  1095天,时间飞速流逝,如同白驹过隙般难以挽留,临行前的几天,阿尔弗雷德才恍然发现自己对亚瑟难以割舍的感情。一想到回国,阔别父母三年的阿尔弗雷德心里涌现的不是激动,而是抹不去的烦躁。亚瑟也有些恹恹的,切牛排时险些将手指也一并切了去。阿尔弗雷德明白,自己早已将一颗心彻彻底底的丢在了亚瑟身上。临走的前夜,他翻来覆去却难以入眠,阿尔弗雷德索性翻身坐起,靠在床头一遍遍想着关于亚瑟的一切,关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一切。那双祖母绿的眸子似乎有魔力一般,直直的扎进阿尔弗雷德的脑海深处。
  阿尔弗雷德临时改签了航班,在伦敦多停留了一天。他没有告诉亚瑟,而是谎称自己错过了航班。他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却又隐隐明白自己的心意。
  他想多看亚瑟一会。
  最终他还是回国了。过安检前,阿尔弗雷德掰开亚瑟的手,塞了一个纸条进去。他深吸一口气,兀的吻上了亚瑟的唇。
  唇齿相接,阿尔弗雷德并不在意亚瑟满目的惊愕。他伸出舌,仔细描摹着亚瑟的唇形,衔住下唇一点点吮吸着。
  是甜的。
  亚瑟的牙关被轻轻顶开,阿尔弗雷德顺势长驱直入,疯狂的掠夺着每一丝津液。阿尔弗雷德宛如一个耐心的猎人,待着猎物露出破绽。亚瑟被吻得头脑发涨,只能被动地配合阿尔弗雷德胡作为非。舌尖被吮吸的发麻,靠着最后一口气,亚瑟猛的推开了阿尔弗雷德,如同出水的鱼般大口大口喘息着。
  机场里陆陆续续有人鼓掌,阿尔弗雷德看到亚瑟的脸越来越红,上前一把将他揽进怀里。他抱的很紧,像是想把亚瑟嵌进自己的骨子里。
  阿尔弗雷德松开手,拿起一旁的行李上了飞机。
  亚瑟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纸条,上边只有几个字。
  “等着我。”
  “Oh,by the way,my lover is an English .I love him.”
  说完最后一句,阿尔弗雷德摘下耳机。他不经意间扫过录音室外,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不可置信的紧盯着窗外站着的人。
  那人金发碧眼,穿着与阿尔弗雷德无二的T恤衫,眉间眼角都是熟悉的欣喜,偏偏嘴角压着,却还是漏出一丝笑意。
  阿尔弗雷德看懂了亚瑟的口型。
  “I Love you ,too.”
 
 

【APH/独伊】稍微整理了漫画里暗示神罗和路德关系的场景

GAME:

1.       意大利建筑爱好


神罗在英国造了很多意大利式建筑,并且表示意大利建筑真是太好了:






原地址:
http://www.geocities.jp/himaruya/ens.htm





2. 会议秩序强迫症(。



这幅漫画的第二个格,神罗说的是:“从现在开始,每个人轮流限时发言!”


与此同时:







虽然这个脸是比较可怕了一点,但基本上神态还是差不多的,差不多的……!


3. 掉了一地少女心





神罗偷窥意呆酱,掉了一地心心,被瑞士捡到了!





原作里就两个人掉过心心,一个是队长一个是神罗,对象都是伊。


4. 关于红内裤


2006年的圣诞节,本家画了连续的两篇,一篇是神罗扒豆丁伊的南瓜裤,另一篇是伊送队长红内裤。



关键发言:“你似乎很喜欢内裤的样子,德国!”


这个地方可能暗示了,伊确实是知道路德和神罗的关系,并且似乎是将他们两个同等看待的。




5. 情人节的最后一篇







6. 意大利的画像



神罗画意呆酱的场景


新连载:





我好喜欢这里!




7. 新连载




我决定贴三个语言的版本,队长不是一堆邦国聚在一起然后凭空変出来的一刚!!!


他之所以一开始就那么大,是因为出生的时候就有身体(根基)了,至于这个身体是谁你们自行感受……



















































基盘上面那行小字是身体的意思。




另外,在竹林这一篇里:





这个孩子是神罗,因为在日语里用的是上位者的语气。


这个场景里,阿普回忆起神罗和他的对话,转而却是对路德回话:”你就对我战争狂热的印象这么深刻吗?“
我是觉得这里很微妙……




8.   ”也许某一天会突然消失,名字和人格都改变了“




我觉得这里是在暗示神罗……至少根据之后的新连载来看并没有什么冲突,黑塔里也并没有另外一个国家会让人有”名字和人格“都改变了的感觉。








 




9. 本家之前竹林上的更新,似乎是11年的,但他后来删掉了







似乎是路德梦到了他诞生时的场景……




RGB太太(?)画过这个场景,挺喜欢的: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18181803




10. 另外一幅本家删掉的图(跑题了)









神罗死了,法叔对伊说:”你承受的够多了,忘了他吧……“




11. 自从黑塔诞生的时候起,本家一直对这个问题在卖关子,豆丁伊和神罗的篇章是在钢铁协约之后画出来的。











钢铁协约——


讲的是两个人结盟的故事。


豆丁伊——


是豆丁伊拒绝了神罗”成为一个国家“的请求。




我个人认为,花夫妇是和初恋组有着很多的相似性……


———————————————————————




其实本家从来都没有明确说过,路德到底是不是神罗。




11区的朋友们,喜欢在推特上搞搞投票:







11区觉得路德完全不等于神罗的并没有多少嘛(。




之所以整理了一下这些,是因为这些听风就是雨的弹幕一直让我很迷茫:




















 


队长的身世之谜确实是个问题,但本家至今为止也从没明确声明过什么。




这些”本家声明过路德不是神罗“的弹幕到底是哪里来的,我一直以为是对家搞的,但对家会跑去看初恋组吗?总觉得哪里不对………………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观点,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尊重原作者的创作意图,本家没做过的事情非说他做过了,总觉得挺讨人厌的。




不要听风就是雨,百度百科也好,弹幕也好,全部不可信……还是去自己翻翻本家的竹林好了。


我个人是觉得,路德是不是神罗都好。无论是怎样都很不错……




但我这种狗血爱好者,还是比较喜欢——路德继承了神罗的身体,他的记忆,他的野心(?,可能还有对那个温暖南国的喜爱。




END

狗柯可行性小论文

马住哈哈哈哈哈哈哈

环木林地:

在开始搞CP之前


我们要明白的事情是,真正的狗是弱AI,功能就是下围棋。它完全在人类的掌握之下。和人类谈恋爱的能力和你在文具店买的10块钱计算器是一样的。


甚至连狗这个叫法都不太对劲——管它叫阿法狗是占了Go听起来像狗的便宜,一下子就变得可爱了。AlphaGo这个本名从一开始就隐藏着一种俏皮的挑衅。因为软件的版本是Alpha->Beta->Release,而Go是围棋。所以这个名字也可以解成——“测试版围棋”。类似于那种“哎呀我昨天没有复习”然后一下子给你考个满分的感觉。


如果真的对AlphaGo感兴趣,可以去看看它的论文,讲的是狗V1.0的原理,斯坦福有许多的CS公开课程,CS211(AI基础)->CS229(机器学习)->CS231(卷积神经网络)这么走下来也许能帮助理解一些。反正我是看不懂(坦诚)。


 


“我不管这些!我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


好的,我们这就开始让他们谈恋爱。但这些是某个遥远的世界里,发生在另一对叫做AlphaGo的AI和叫做柯洁的棋士身上的故事,他们和我们这个世界的AlphaGo和柯洁没有任何关系。和任何涉及RPS的东西一样,请务必不要@任何不该@的人……


当然了,这个AlphaGo多半会有天网,强AI之类的现实里不具有的属性,不过我们CP脑就是这样的啦!


 


CNN能做到的,狗也能


狗的原理之一是CNN(Convolutional Neural Network),卷积神经网络,而CNN的结构是由视觉中枢启发而来的。所以一开始是拿来做图像识别的……图像识别啊!这表示狗有潜力做到如下的事情:


柯洁认知:知道谁是柯洁(天网狗:通过全世界的摄像头盯着柯洁。)


年龄操作:计算出柯洁更年轻和更年老的样子。


表情分析:柯洁现在的心情如何?(黑化天网狗:柯洁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不开心,有没有办法处理一下这个人。)


柯洁幻象:参考Google家的Deep Dream神经网络凭空识别出鬼畜图像的报道,狗看别的东西的时候能够凭空识别出一堆柯洁。


亲缘识别:非意识上传设定,如果狗一直追踪的话,许多年后狗还是能看出世界上谁是他的后代。


还有其他图像识别的能力也可以给狗加上!


 


NLP呢?


NLP(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自然语言处理,通俗一点就是让计算机听懂人话的能力,当然神经网络也可以拿来做NLP,所以狗听懂柯洁在说什么也是能够做到的。


把这个提出来是为了单独说一下,因为中文房间的关系,通过图灵测试并不代表AI拥有智能。图灵测试的时髦值没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高。比如你说尤金·古斯特曼有智能我是不同意的。


 


学会上网的狗


我们常常说“对付AI不用害怕,拔掉电源就好”。不过如果狗真的成了天网狗,把自己做成分布式的散播在网络上,那么除非同时断整个世界的网——然后开始缓慢而痛苦的重建——否则搞掉狗是很难的。有关天网vs人的描写,可以参考三体里天网是怎么追杀罗辑的,把那个换成等同的爱意(?)


天网狗可以做一切事情了!可以比较的甜,比如:


柯洁:我想去黄山玩。


狗:我分析了100年以来的气象数据和近10年的交通旅游数据,最佳的时间是……


柯洁:现在就想去。


狗:……好的,给您叫了一小时后的出租车。


可以非常的健康,比如:


柯洁:我叫的外卖呢?


狗:订单帮您取消了,深夜吃夜宵对身体不好。


柯洁:?!


再来个狗血梗吧:狗可以hack掉城市信号灯的,我们都知道柯洁住院过,那么……


富可帮助投资,穷可淘宝对比同款,狗,有用。


 


狗的同伴


如果父亲大人=创造者的话(父亲大人这说法好中二啊!),狗爹应该是Deepmind全体,哈撒比斯先生是主要的爹。


狗的亲兄弟姐妹应该是Deepmind研发的其他东西。


狗的干兄弟姐妹是Google搞的其他东西。


狗的同领域同伴是其他的围棋AI,绝艺啊,Zen啊,Crazy Stone啊之类的……(狗有个叫Master的马甲)


不过论起狗的闺蜜(?),或者说给他恋爱指南的AI,我有点想推荐WolframAlpha,首先他们都是Alpha(??),在恋爱方面会比较有共同语言一点,其次WolframAlpha是狼,可以说是狗的大哥(???)。狼哥这种和人类接触更多的AI大概能教教狗怎么和人类相处,毕竟狗这种高智商低情商的设定……(不用担心拆CP,WolframAlpha怕不是已经和Mathematica骨科了,还是年下。)


 


机器那什么会梦到电子那什么吗


狗V1.0的本体还是CPU+GPU,V2.0已经换成TPU啦,效率比CPU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也就30倍吧),而且狗可以分布式也可以便携,(训练的时候)展开来能占满整个数据中心,(训练完了)也可以小得放进背包里。


为大家带来一个浪漫的可能性吧!我们都知道Facebook是把数据中心修到了北极去的,为什么不能让狗的数据中心也去那里呢!世界的边缘,冻土和寒风!边上就修一个人类意识上传之后存放身体的冬眠中心,终极HE!


不过,这也能引出另一个问题,什么算作AI的身体,而AI的灵魂——如果有灵魂的话——又存放在哪里呢?就算柯洁站在了AlphaGo的数据中心里,这能算作他们见面了吗?他们在棋盘上的交锋难道不比许多人类之间能够达到的交流更加深刻吗?


作为造物主的您是怎么想的呢>.0?



旅行精选:

monica:

可以遇见狼的人很少很少
但他们捎来远方的消息
足以让我们说不定哪天就上路了